品牌公寓网-品牌公寓第一综合服务平台

搜索

租客被“赶”、押金不退 集中式公寓湾流国际危机爆发?

2020-4-16 17:37|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9| 评论: 0|原作者: admin|来自: 品牌公寓网 www.ppgy114.com

摘要: 近期,湾流国际正处于风口浪尖之上。今年春节后,上海、深圳等地,很多租客都遭遇了租赁合同未到期被要求退房,或是到期不退押金的情况。据悉,湾流国际在北上广深等6大城市均有分布,仅在深圳布局就超过20家社区, ...
 
近期,湾流国际正处于风口浪尖之上。今年春节后,上海、深圳等地,很多租客都遭遇了租赁合同未到期被要求退房,或是到期不退押金的情况。
据悉,湾流国际在北上广深等6大城市均有分布,仅在深圳布局就超过20家社区,其中深圳湾流青年公寓彩田社区的租户,据不完全统计就有100多户。
面对资金链危机的湾流国际,将会何去何从?4月14日,该公司相关负责人回应新京报记者称,“没有跑路,正勇于面对目前的困境。”
湾流国际拖欠房租,
租客被产权方下“逐客令”?
“房屋产权方没有收到湾流国际的租金,要求我们搬出去。”湘湘(化名)无奈地告诉新京报记者,目前就担心赶人,害怕某天回家被停水停电停门锁,本来还想续租,现在也不敢续了,感觉押金也要不回来了。
据湘湘介绍,去年5月底,她和湾流国际签订一年租赁合同,入住位于深圳市福田区新浩e都B座的湾流国际青年社区彩田社区,合同到期日为今年6月1日。支付方式为年付,再加4000元押金。湘湘表示,一开始住得挺顺利的,不过,从去年10月开始,湾流国际的管理就变差了。
今年2月份,湾流的管理人员告知湘湘,让其将水电费交给深圳市金中环管理有限公司(简称“金中环公司”)。3月份,湘湘去缴纳水电费时才知道,今年1月,房屋产权方和湾流国际解约了。
新京报记者从湘湘提供的一份深圳新浩房地产有限公司(简称“深圳新浩”)告知函了解到,新浩e都B座是深圳市海寓公寓管理有限公司(简称“海寓公司”、湾流国际深圳的运营方)转租的房屋,深圳新浩为该房屋的所有权人及出租人。由于海寓公司长期拖欠租金等行为已构成严重违约,深圳新浩已于2020年1月20日合法解除海寓公司与其签订的租赁合同,并要求海寓公司退还原租赁房屋。基于此,深圳深浩方面要求,租客于2020年3月31日前搬离房屋。
另据深圳新浩授权委托书显示,深圳新浩已将该栋房屋委托金中环公司经营管理,期限自2020年1月20日至2022年1月20日止。
据湘湘介绍,很多租客在停水停电等压力下已搬走,但包括她在内的一些租客则选择继续住下去,并通过报警、咨询律师等方式,维护自己的权益。与此同时,湘湘多次联系湾流国际,“湾流国际的负责人问了房号后就杳无音讯了。”
记者在湾流国际共享社区APP内看到,海寓公司在深圳布局了超20多家湾流国际青年社区。其中,深圳湾流青年公寓彩田社区的租户们,据不完全统计,有100多户。
除了深圳之外,近期,湾流国际上海总部的多个项目亦面临同样的局面。
小敏(化名)告诉记者,她与湾流国际的合同是到2020年12月13日。从去年年底开始,房子屡次出现停电现象,后续她才得知,是由于湾流国际没有支付给房东相应费用,房东直接断电了。4月13日,房东给租户发了告知函,要求租户在4月14日至4月20日期间将私人物品搬离。
小敏说,她所在的湾流复旦店一共42户,大部分租户将于今年9月才到期。她无奈地表示,自己准备找房子搬走,湾流国际方面虽给了一份承诺函,承诺60天内处理余款,但不知道到时候能否退款。
租客投诉“退租后押金要不回”
而对于一些已退租的湾流国际的租客而言,目前面临的局面则是要不回押金。新京报记者了解到,今年2月28日,刚毕业工作没多久的小月(化名)因合同到期后,搬离了位于深圳市罗湖区的湾流国际共享社区华天社区,由于合约签订的是押二付一,每个月租金1550元,应退还押金为3100元。
当时,湾流国际的前台工作人员告知她,30个工作日后,按先后顺序给她退押金,但截止目前,还未退还押金。她多次拨打湾流国际总部电话,但电话一直无法打通。
这并非个例,上海的小禾(化名)也遭遇了这样的状况。小禾于2019年6月租住了上海湾流国际共享社区通河新村社区,去年12月到期时,小禾就退了房子,应退租金为2955.7元。不过,截至目前租金还没退还。
他们只是众多投诉湾流的租客之一。实际上,近期,湾流国际经营异常一事正持续发酵。记者在一个200多人的上海湾流维权群内看到,租户来自湾流国际上海地区的不同项目,情况基本类似,在租人员面临被房屋产权方要求清退房屋、停水停电施压,退租人员则面临押金不退的窘境。
除此之外,记者在黑猫投诉平台上看到,去年11月至今,有十多条针对湾流公寓不退换押金的投诉,主要涉及上海、深圳两地的项目。房东和租客、房东和湾流、租客和湾流之间的三方博弈正在上演。
或成集中式公寓第一个停摆的企业?
记者了解到,创立于2015年的湾流国际,是一家集中式长租公寓运营商,业务分布于北京、上海、深圳、广州、杭州、南京六个一线及准一线城市。创始人黄海滨及其团队,具有多年地产及地产金融行业从业背景。去年3月,在克而瑞发布的《2018-2019中国集中式长租公寓年度十佳运营商》中,湾流国际共享社区榜上有名。
值得一提的是,2015年湾流国际公寓创立之时,正值公寓领域的风口期。彼时,在持续的政策红利下,长租公寓成各路资本追捧的投资标的,开发商、中介机构、酒店运营商等纷纷抢占市场蛋糕。湾流国际吸引了不少的资金支持。其官网显示,其战略股东包括基汇资本、挚信资本、远东宏信、红星美凯龙(9.680, -0.04, -0.41%)、杉杉控股、杭州余杭金融控股集团。
然而,到了2019年第四季度,公寓行业进入“寒冬”。在资金运营双重考验之下,部分中小企业在竞争中被淘汰出局,整体行业估值都出现了大滑坡。今年年初,在疫情影响下,长租公寓分化加剧、增长承压。随之,湾流国际一些公寓的租户集中反映,退房后押金无法退回,反馈的区域涉及上海、深圳等多个项目。据天眼查显示,湾流国际存在多起官司诉讼,而创始人黄海滨也被列入限制消费令名单。
房东东公寓学院创始人全雳表示,湾流国际自2015年下半年进入长租市场,起步时间正好,主打集中式,商业模式也更简单,期间融资不少,但作为长租公寓的明星企业,如今走到今天这个地步,着实让人惋惜。
事实上,最近两年,长租公寓残酷的洗牌正在进行。GO窝公寓、Color公寓、寓见公寓、好租好住、爱公寓、优租客、恺信亚洲、鼎家公寓等公寓相继暴雷。不过,这些暴雷的企业都是分散式长租公寓。
在业内看来,一旦湾流国际的危机无法得到解决,或成为集中式公寓第一个停摆的企业。
地产分析师严跃进指出,集中式公寓基本上是统一管理,但统一管理背后房源成本较高,也难以分散风险,一旦出现问题,整个项目都会出现问题,也会对整个企业经营带来冲击和影响。
“长租就是一个传统行业,无论用互联网模式和开发商模式去改造它,几乎是难以走通的,唯有具备足够的资金和足够的时间才行。”全雳称。
湾流国际回应称“没跑路,
正积极解决困境”
针对湾流国际目前遭遇的情况,记者致电湾流国际相关负责人,对方明确表示,没有跑路,正勇于面对目前的困境。
“租客本质上是这场风波中最无辜的群体,我们也在积极寻求解决办法,包括股东的增资、国企的合作,以及寻求相关方的理解与支持,从而给我们争取一些时间。”该负责人表示,“目前判断解决问题可能还需要1-2个月,如果市场持续不明朗,可能时间会有所延迟。”
该负责人坦言,湾流国际跟其他同行一样,在长租公寓市场火爆时的拿房成本较高,导致有一些项目这两年都处于亏损状态,“基本上所收的房租都交给了房东,还得用原来融资用于发展的资金去填补亏损。同时为了降低空置率,此前只能折价出租。”与此同时,由于整体长租公寓市场低迷,湾流国际于去年10月份C轮融资也遭遇了挫折。
“如果我们有钱,我们也不愿意出现目前的局面,希望在我们公司及整个行业的困难阶段,租客、业主、政府部门、合作方等相关方能给予更多的理解与支持。”上述负责人称。
采写 | 新京报记者 张晓兰
品牌公寓网 www.ppgy114.com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 .
  • .
  • .
  • .
  • .

文热点

读排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