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公寓网-品牌公寓第一综合服务平台

搜索

青客公寓被指“两头骗” 持续遭房东、租客投诉:去年亏损5亿元 ...

2020-4-4 08:53| 发布者: admin| 查看: 52| 评论: 0|原作者: 品牌公寓网|来自: 品牌公寓网 www.ppgy114.com

摘要: 近日,多名青客公寓的房东、租客向时间财经反映,该平台仍存在拖欠租金、水电费、退房无人受理、要求房东减免房租,却未对租客减免房租等问题。黑猫投诉平台数据显示,截至目前,与青客公寓相关的投诉量高达4000余条 ...

近日,多名青客公寓的房东、租客向时间财经反映,该平台仍存在拖欠租金、水电费、退房无人受理、要求房东减免房租,却未对租客减免房租等问题。黑猫投诉平台数据显示,截至目前,与青客公寓相关的投诉量高达4000余条。
“今年2月,青客的房管员告诉我,房子他们不准备续租了,要求我们租客搬出去。结果到现在,房子马上要退,贷款却不给退。我们找房管员,他们总是以需要时间为由进行推脱。”刚毕业的刘子晴(化名)对时间财经表示。
另一名租客李女士告诉时间财经,目前维权群已有360多人。若按照每人1.5万元计算,涉及金额约540多万。“实际金额不止这么多,后续可能还会有人进群”,李女士说。
在租客投诉的同时,部分房东也向时间财经表示,“青客拿疫情当幌子,说会把免租的福利给到租客,其实并没有,而是两头赚。租客正常居住,甚至满员居住的房子,青客仍然要求房东免租,而且业务员很多都态度恶劣。”
根据公开资料,青客公寓2012年成立于上海,业务范围覆盖上海、苏州、杭州、南京、武汉、北京、嘉兴等城市。成立后,青客公寓很快拿到纽信创投、达晨、赛富、凯欣资本及摩根士丹利等机构的投资。2019年11月,青客公寓登陆纳斯达克挂牌上市,代码为“QK”。
针对上述问题,时间财经多次联系青客公寓方面,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两头骗?
据租客李女士讲述,她在3月中旬就已经搬出青客公寓的房子。3月26日,她想退房,联系之前的房管员时,发现其已经离职。房管员还告诉李女士说,离职后并无工作交接,青客还拖欠他一个月的工资,以及6个月公积金。
令李女士诧异的另一个事实是,她与原房东聊天发现,青客曾因疫情影响,要求房东减免半个月房租,但是租客在疫情期间却照旧交租,并未收到任何平台的减免通知。
“当时只是想有个安稳住的地方,打听到青客是上市公司,觉得应该靠谱,却不曾想因为租房贷的事情弄得心力交瘁。银行这边催着还贷款,而青客又没办法帮我办理退房,最被动的还是我们这些租客”,李女士说。
与李女士有相同遭遇的消费者不在少数,时间财经调查发现,还有租客曾因退租“被房东赶出去”。上海租客丁女士告诉时间财经,“3月25日,原户主前来通知我,青客公寓自2019年12月左右一直没有支付房东房租,导致房东要收回房子。但是我们租户从2019年3月7号开始,每个月月底按时在华瑞银行交下个月房租,直到2020年3月。”
这导致的结果是,如果被房东清退,丁女士可能面临既住不了房子,又不得不继续偿还“租金贷”的窘境。这让原本是房东、租客与青客的纠纷,直接演化成房东与租客的冲突。
丁女士的困惑是,她从不曾晚交房租,而且租房时间已满一年,可以退租。但是却联系不到任何青客公寓的管理人员,无法办理退租,包括退还押金和华瑞银行的现金贷业务等。
在青客公寓App上,显示的丁女士退租时间是2021年5月31号。丁女士认为,这与之前管理人员所说的“一年可退租”不符。丁女士说,“我现在很可能会被原房东赶出去,但是还要继续偿还华瑞银行的租金贷款。如果不按时归还,就会影响我的征信。”
后来丁女士通过在网上假装租房的形式,联系到一位青客公寓员工。“员工说帮我退房了,还没走完流程,但是银行那面显示贷款依然存在”,丁女士说。
按照流程,青客公寓会将季付租金在1月25日前打入“青客宝”(青客自有App),再由房东操作提现至银行卡。来自苏州的房东王女士对时间财经表示,“青客一直拖欠到2月26日才给我支付,2019年11月后的水电费到现在也没结清,电力、水务一直催我。我觉得也应该配合他们的工作,就自己把水电费交了。”
部分房东还称,青客公寓很早就电话通知他们,要求免租2-3个月;房东不同意,后续又说按照公司规定,至少要免除1个月,房东还是不同意。青客方面表示,不同意就收不到后续的季付房租。
后来,青客给出几个方案,一是免除半个月,另一个是仅支付一个月房租,剩余2个月房租在合同全部到期后支付;第三,季付改成月付。部分房东选择了季付改成月付,但据时间财经了解,仍有不少房东未收到房租,还有部分房东被“短信通知解约”。

连亏三年
天眼查显示,青客公寓的实际控制人为金光杰,其同时也是创始人兼CEO,实际控制26家公司。值得注意的是,3月23日,金光杰名下的上海青客设备租赁有限公司曾被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79万余元。

青客公寓创始人金光杰
作为第一家申请IPO的长租公寓,青客公寓与多数长租公寓运营商类似,未能逃脱“烧钱换市场”的状态。
近日,青客公寓公布的财报数据显示,公司2019财年营业收入为12.34亿元,同比上涨38.64%;归属于母公司普通股股东净利润为-8.06亿元,同比下降26.79%,净亏损达4.98亿元。这也意味着青客已连续3年亏损,累计净亏损已达12.42亿元。对于亏损,金光杰曾表示,主要是四个方面造成,包括利息、研发、广告宣传与会计准则。
值得注意的是,青客公寓资产负债率也持续上升。据华夏时报统计,该公司2017年、2018年、2019年资产负债率分别为137.17%、143.82%和145.02%。
青客公寓在年报中披露,“租金贷”形成的预付租金收入是其流动负债的主要构成部分,如果租户提前退租,青客公寓需承担一次性退还贷款的责任。截至2019年9月30日,公司与11家金融机构合作,有65.40%的租金使用租金贷支付,年利率在4.35%到8.60%之间的未偿还本金为7.57亿元,有16.50%的租客正在申请租金贷。
独立地产经济学者、前方圆地产首席市场分析师邓浩志曾对时间财经表示,青客公寓上市融资可能会在短期内缓解资金压力,但核心的盈利模式不确定的问题仍然存在,资金断裂的风险并不能通过上市一劳永逸。(北京时间财经 李洪力)
品牌公寓网www.ppgy114.com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 .
  • .
  • .
  • .
  • .

文热点

读排行

返回顶部